亲,欢迎光临读趣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解决过午饭大家又多休息了半个小时后便再次出发。

这次倒是没有之前那么轻松了,山路越来越陡峭,有几处比较高的坡,都是身手好的先爬上去在上面拉,力气大的在下面推才姥姥和两个女生弄上去的,还有一次遇到一颗树挡路,那树横着长出一条粗粗的枝干,长得高的可以勉励跨过去,长得矮的只能从下面蹲身爬过来。

除了杨蓓佳时不时的嘟囔两句,大家都还算比较有耐心的互相帮助。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殷灵扶着姥姥慢慢落在后面,殷灵虽然发现了,却是没有出声喊人等她们,只要有悄悄在找个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怎么停了,到休息时间了吗?”杨蓓佳见前面的人停下以为是要休息了。

徐惊回头才发现人数不对,再一看,原本走在中间的殷灵和外婆俩人不见了,这才停下来,

“殷灵呢?”

“不知道,落后面了。”杨蓓佳找了棵树靠着有气无力的回到。

“傅刚你怎么不等等她俩?”

傅刚是殿后的,也是为防有人掉队。

傅刚闻言支支吾吾没有开口,他见殷灵扶着外婆本来想搭把手的,却被拒绝了,再加上自己也累得很,便没有插手,想着就在身后,跟着大部队慢慢走着就行,只是没想到人给落了那么远,现在都不见人影了。

“哎呀,那老婆婆本来就走的慢,爬山就更慢了,这一路为了等她们废了我们多长时间了,眼见着山里太阳落得快,本来天黑之前我们是能上去的,到现在还不知道有多远呢!”杨蓓佳一边用手扇风,一边抱怨,整个人是满头大汗,累的气喘。

“我们说好一起走的肯定不能落下她们,马上要天黑了,这山里这么危险,她们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再说了在山下的时候咱们吃了人家的鱼用了人家的火,你怎么说话这么没良心。”说话的是周怡,大嗓门,一出口就是怼人的话。

“切,又没说不等,吃的鱼不是还了嘛。”杨蓓佳翻了个白眼,许是知道自己理亏,也没敢大声说话,只是小声嘀嘀咕咕。

殷灵和他们其实离得不远,只不过山路崎岖再加上树木繁茂,上下不过几米的距离也需要盘桓绕路。

杨蓓佳和周怡的话她都听到了,只不过扶着姥姥在一棵树旁停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和姥姥一人一半吃了补充体力。

“灵儿,是姥姥连累你了。”李秀娥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听力却还行,上面说的话隐隐约约也能听见些。

“姥姥,你不用管她们,有姥姥在我觉得安心,要是我一个人指不定多害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多难受呀,咱们慢慢走就是了。”其实活了这么多年了,殷灵觉得身边有个能说话的人真的挺好的,可怕的不是来自异世的陌生,而是独身的孤单。

祖孙俩说完悄悄话便再次出发,不过十分钟便和前面的人相遇。

“殷灵,没事吧?”徐惊见人跟了上来连忙打招呼。

“没事,谢谢你等我们。”

“没事就好,有需要喊我。”

殷灵点点头,一行人再次出发,这次为了照顾祖孙俩,队伍的行进速度变缓了。

但实际上,大家基本上也走不动了,拄着自制拐杖,腿都时不时的发软,个个累的垂头弯背,连抬头都觉得费劲,只是一口气吊着盯着脚尖往上爬。

天色暗下,山里温度也随之下降。

徐惊抬头观察四周,只觉得一时半会还到不了山顶,心里虽然觉得糟糕,但是也是在原本的预料之中。

“找个地方过夜吧,天暗了,不适合再爬了。”这也是出发前有讨论过的,反正是要在山上过夜的。

大家都没意见,殷灵喊来悄悄,让它去附近找找山洞或者平坦些的地方。

一行人暂时停靠子在一颗大石头附近,杨蓓佳喝了口水看着融入环境很快就消失在前面的小兔子,不禁说到,“你这兔子靠谱吗?别跑了就不回来了。”

“不靠谱,刚认识几天,要不劳烦杨大姐你去帮忙找找?”殷灵乐呵呵的回着。

“你叫谁大姐,我很年轻好好伐,要找你去找我才不去。”杨蓓佳说完转了个身子表示不愿再说话。

殷灵和姥姥对视了一眼,俩人具是嘿嘿一笑,殷灵其实比她大,不过因着吸收灵气修炼的缘故,人看起来很年轻。

很快悄悄便回来了,跑到殷灵面前小爪子指着前面叽叽叫着。

殷灵默默它的小脑袋,“哎呦哎呦,辛苦我们悄悄小宝贝了,累坏了吧,晚上给你弄好吃的哈。”殷灵觉得这一趟最大收获就是再次遇到了悄悄。

跟着悄悄奇怪八绕,几人还真见到了一个山洞,山洞不大,但是靠着悬崖,悬崖边上有棵歪脖子树挡着,下面也是密密麻麻的绿色,给人一种就算掉下去也会被树木接住的感觉,山洞被门帘一样的藤蔓挡住,几人清理了十多分钟才把洞口扒拉出来。

洞里面积不大,但也有十多平,地上有些潮湿,还有些碎石,倒是没有动物粪便,应该不是某种动物的巢穴。

等洞内收拾好,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附近找了些落叶枯柴将洞里又熏了一遍众人在挤在里面准备做晚饭,晚饭还是烤鱼。

“还别说,这兔子真神了,真能找到山洞。”周怡一边烤着鱼一边感叹,说完还看看杨蓓佳,似是专门说给她听的。

“万物有灵。”殷灵慢悠悠接了一句。

徐惊和傅刚也跟着夸了几句,就连最不爱说话的It男陈文也开口了。

殷灵在一旁叽叽乱叫的小兔子心知它是将大家的话都听了进去,此刻正得意着呢,只得好笑的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小家伙许久不见又聪明了许多。

夜晚,众人靠着墙和衣而眠,殷灵依旧打坐姿势进入修炼状态,其他人也都见怪不怪,因为殷灵之前说她练瑜伽喜欢这样打坐冥想,大家虽然好奇却不觉得稀奇。